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跟洋教授3P
跟洋教授3P

跟洋教授3P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男朋友的色鬼主意越来越多,不单做爱的花式、场合变换无穷,还教会了我上网看色文,什么3P、换妻、近亲相奸的题材都涉猎到。也就是拜你们的色文所赐,我渐渐接受了暴露和3P,在他的安排下,从起初的交换性伴进展到后来的8P群交,甚至让六、七个男人一起来轮奸我;也试过和女人在他面前玩同性恋,但从不接受乱伦的发生。我知道自己在沉沦,但我很享受这种悖逆道德的性爱游戏。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他在大学里有一个很谈得拢的洋人教授,大约26、7岁,某日他们聊到性,原来双方不约而同都喜欢熟女。那教授是荷兰人,有群交经验,经常与他一对约30岁的要好朋友夫妇玩3P。当教授知道他跟我有一腿后,问他敢带我去玩交换吗?
  那晚他来我家,一进门就拉我到床上把我脱光,一点预备和前奏也没有就硬生生的插了进来,我毫无怨言,反而还很合作,可能那就叫激情吧!我反应过来时,双腿已勾在他臀上,享受着他给我的撞击。
  他一边干我,一边说:「你的胃口越来越大了,要多找几个男人最好是老外一起来操你、喂饱你,把你操到摊在床上,下体灌满他们的精液才行。」这样淫靡的话语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大脑,我一下子就高潮了。
  他射了后伏在我乳房上,吞吞吐吐的说有件事想与我商量,我点了支烟,问他发生什么事,他把和教授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怪不得他做爱时不停说要找个老外来操我,我以为那只是戏言,还答道:「好呀!我一定满足你的欲望。」又说:「吃洋肠一定很过瘾。」
  其实当时我既给他说得有点心动,但也看穿他的心思,他是利用我做桥樑,想教授也让老婆给他玩。我说了句:「你舍得我被人玩吗?」他支支吾吾的不置可否,我见状也不再为难他了,就说:「好吧!但一切随缘,我接受不了的话就停止,不能强来。」
  他高兴地搂着我亲了一口,立即下床拨电话给那教授,我躺在床上抽着烟,只见他兴緻勃勃地坐在沙发上谈电话,详细内容则听不太清楚。随后他一放下电话就跳上床来,兴奋地对我说:「搞定!约会在明天。」才早上10点多他就上学去了,我却怎么样也不能再入睡,到茶餐厅吃了块蛋糕、喝了杯奶茶,心头紧张地想着晚上要怎么打扮、穿什么衣服……始终是第一次当着他面和另一个男人做爱,而且对方还是个素未谋面的洋人。
  我越想心越慌、越想心越乱,索性一切都不去想了,到发廊烫了个大圈圈的卷发,又修了指甲、脚甲,涂上了枣红色的指甲油,好衬配今晚我准备穿着的那套枣红色胸罩和内裤。
  下午3点多,刚迈出发廊电话就向起,原来他先回来了,教授则回宿舍换衣服。5点多,楼下的门铃被按响,他把大门打开,一见教授走出电梯就连忙把他迎了进来。那洋教授身高约6英呎,样貌颇帅,一头金发,穿着浅蓝色恤衫和笔挺的西裤,身上喷了古龙水,手拿着一束鲜花和两瓶红酒,以亲切的笑容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就凑过来亲了亲我两边面颊。
  我穿了件没袖的纱纺白衬衫,领口开到胸罩扣处,露出小许乳房,配了条百褶裙,脚蹬一双细跟凉鞋,显得既成熟又性感;相比之下,虽然他已是教授,但行为举动看上去仍像个大孩子。
  草草吃完饭,开了瓶红酒,大伙在客厅里喝着聊天,教授说:「我有带了套A片来,播来看一起热热身。」他马上打开CD机放了起来。
  哗!影片一开始两男一女已在床上办事,两男在服侍那个女的,一个插入下体,一个插入口中。虽然我早在色情文章里看过这样的内容,也曾在他的引导下将自己代入过这种场景,但是如此真真确确地在眼前显现出来,仍看得我心如鹿撞;尤其是当看到接下来两男的阴茎一前一后同时插入女人的阴道与肛门时,我紧张得心脏噗噗勐跳,下体不由自主地开始湿濡一片,脸红耳赤地赶快走去厕所坐在马桶上冷静一下。
  门忽然打开了,教授拿了杯红酒进来,我匆忙间内裤还未拉上,毛茸茸的阴部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哎呦!羞死人了!我接过杯子很急的喝了两口酒,心房跳得更快了,「噗通、噗通」的很响。
  这时那小子拿着包香烟也进来了,还把厕所门闩好,然后点了枝烟给我,说这是教授带来的「草」(即大麻),抽了会很过瘾。
  小小的厕所里挤着两个色迷迷的男人和衣衫不整的我,气氛相当怪异,我六神无主地拿起香烟就这样吸了几口……嗯,有感觉了,整个人变得浑身酥软,轻飘飘的,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加上酒精又发挥作用,一股热气由丹田缓缓升上来,我感到阴道开始有液体向外流出了。
  我双腿有点发软,站得摇摇晃晃的,两人顺势把马桶板放下,扶着我坐在上面,接着我就感到卡在大腿间的内裤徐徐滑落,我知道他在脱我的内裤,但已经无力去阻止了。
  他蹲到马桶前,把我两腿掰开,看着我的阴户,就这样亲了下来,「不,我还没擦……」话还没说完,阴核已给他啜在口中,想推,但一股酥麻感涌上来,我立即瘫痪了。
  他说了句:「既然反抗不了,不如改为享受吧!」就与教授联手把我抱出厕所,放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两人利索地脱下我的鞋子、裙子、衬衫,只脱剩那件枣红色的胸罩。
  他用英语对教授说:「你看,她的阴毛这么多,代表性欲一定很强,刚才我只啜了几下阴核,阴户里已流出淫水了。想Fuck她吗?这浪货被操时又风骚又淫荡,你肯定可以Fuck得很过瘾。」
  我微睁开眼睛望过去教授那边,见到他坐在床沿望住我们,那傻小子让出位置,教授马上伸手过来摸着我胸罩边露出的小半边乳房,讚歎着说:「好美,好白,好滑……我好想跟她做爱……」
  「嗯……不要说……不要说……」我喃喃地念着,教授已经脱起自己的衣服了。「See,淫水已经流到洞口了。浪货,想尝试一下教授的大洋肠吗?」那小子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问这样的问题,实令我啼笑皆非。
  这刻他才把手伸到胸罩里将我的一只乳房掏了出来,毫不怜惜地用力抓握,使乳头被挤得高高凸起,然后又变得很温柔地含着乳头轻轻啃咬。那边厢,教授已经脱得赤熘熘的,正跪在我双腿间用龟头磨着我的阴核,啊……一上一下、一高一伏的快感从身体两端齐涌上来,刺激得我几乎要昏厥过去了。
  他抬一抬我的上身,把胸罩从我胸前摘了下来,双手一边一个握住乳房像揉麵团一样又搓又抓。教授的龟头这时已经进入了我的阴道口,果然洋人的生殖器比东方人大上一号,只塞入一个龟头,就让我的阴道有被撑阔的感觉,当教授伏到我身上吻上我的嘴唇时,我微抬下体轻轻一迁就,他的阴茎就开始挺进来了。
  天啊!第一次被洋人插入,绝对有不同的感觉,教授还在继续挺进,我已经觉得整个阴道都被填满了。教授的阴茎直直的不算很粗,但很长,而且龟头特别大,一插进来就像个开路先锋般将阴道壁撑开至极限。
  不知道什么时候,教授终于全根尽没,我真的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根大香肠全埋在我身体里面后,像与我的阴道融合在一起,一点空隙也不留。那傻小子也脱光了,蹲在我身旁,一手玩弄着我的乳房,一手牵着我的手去握住他的阳具,一面蜻蜓点水似的吻着我嘴唇。
  教授的阴茎在我下体里一抽一送地做着活塞运动,磨擦而出的快感一下下牵动着我的心灵。「舒服吗?」小子在耳边问我,我哪试过这种玩法,一边呻吟一边吐出呓语:「不……不要问我……我快受不了了……」「你真的很淫荡,你自己看看,下面流出好多水呀!你还自动挺起屄去迎凑教授的大鸡巴呢!」他继续用淫话来刺激我。「啊……操我……狠狠地操我……啊……舒服……我要你们一起来操我……」受到他的感染,我竟然淫荡地叫起床来。
  教授也边干边插话:「哇!她的屄在吸我呀!喔……真骚!干得真过瘾……呵呵,你知道这样磨得我龟头很痒吗?我忍不住的话,会射精进你的子宫,你就要怀上个溷种了啊!」我这时候还哪有空答话,高潮就要到了,屄肉吸住他的阴茎,我也是身不由主啊!
  我扭动得越来越厉害,阵阵快感令我喘不过气来,刚张开嘴巴,那小子就趁机把他的阴茎塞入我口中。与此同时,教授开始在作最后冲刺,狂暴地抽插着我越来越亢奋的阴户。
  我上面的嘴巴吸吮着他的阴茎,下面的阴道也吸吮着教授的阴茎,全身肌肉绷紧、头皮发麻。高潮的袭击令我突然发出抽搐,把两根阴茎深深吸入体内,一缩一放的含啜不息。
  我的阴道已经适应了教授的「大洋肠」,而且高潮中涌出的淫水又令腔膣加倍润滑,教授抽插得更快、更深了,每下都把他长长的阴茎直插入至尽根才往外抽,巨大的龟头像通渠一样刮擦着阴道壁,不断将我泄出的淫水带出洞口沿着股沟往下流。
  突然教授把速度加快,下一波高潮又开始涌上来,我受不住了,吐出小子的阴茎,「喔……喔……喔……」地叫起来。还叫不到五声,教授就趴到我胸前抱着我的头发狂地亲吻,嘴被堵住我顿时叫不出来,整个房间只剩下他撞击我阴部的「啪啪」声和阴茎抽动时「噗嗤、噗嗤」的淫水声。
  吻得我快没气了,教授才松开嘴抬起头「嗷嗷嗷」的嚣叫着,紧张得十只指头都插入了我的发根里。我知道他要射了,心想决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慌怕他一缓过气来又再插个没完没了,于是收缩阴道紧紧夹住他的阴茎,同时主动挺耸下身去迎送。
  教授的阳具终于在我体内强烈地跳动了,而我加速他射精的动作也令自己的高潮提早来到,当他的阴茎在我体内喷射着热腾腾的精液时,我也再一次丢了出来。同时达到高潮的两人只懂紧紧搂住对方,彼此下体紧贴,像丢了魂魄般迷迷煳煳的陶醉在快感中。
  待教授的阴茎停止了抽搐后,我轻轻把他推开,一大股精液马上从阴道口涌出来,看来洋人不单性器大,精液量也多得吓人。教授起身亲亲我,说了句「我上个洗手间」就爬下了床,那傻小子呆呆的望着我,仍在打着手枪,我第一次叫了声「老公」,让他过来抱我。
  他伏了上来,我与他互相对望着,他刚张嘴想说些什么,我立即把手指放到他嘴上:「嘘~~什么也不用说,要我吗?」我们抱着、吻着,比任何一次更加激情。他刚才一边看着我和教授做爱,一边手淫,现在阴茎硬得像根钢枝一样,加上阴道口不断有精液流出,他的阴茎在我阴户上滑了几下,沾着教授的精液就想插进来。
  哼!这小子,我偏偏要吊他一下胃口,谁叫他弄来一个这么「能干」的傢伙把我修理得这么惨!刚好这时教授从洗手间出来,我顺势把他推开,故意说下面黏煳煳的不舒服,要他先帮我洗个澡再搞。一下床我才觉得爽过头了,浑身轻飘飘、脚浮浮的,他见状连忙扶着我。
  进到浴室,他在浴缸调校水温,我坐在马桶上小便,这时教授的精液仍在不断倒流出来,我真怀疑他多久没碰过女人了,存量竟这么丰富!说真话,和教授这种成熟一点的男人做爱又有另一番不同的感受,他会配合女人的反应、懂得如何直击要害,撇开阳具硕长这一笔不说,光是我来高潮时他将烫热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地浇注在子宫口那一刻,已教人销魂到欲仙欲死了。
  校好水温,他抱我浸进浴缸很用心地帮我洗澡,胯下勃起的阴茎一直都没软下来过,我见他就这样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帮我又涂沐浴液又擦背的,那话儿随着动作晃来晃去,相当有趣!看看已作弄得他够了,于是我怜惜地将他的小弟弟握在手中,藉着浴液的润滑上下撸动,轻轻地替他打着枪。
  这小子可能刚才在旁边看教授干我时已经兴奋得要命,加上自己又忍不住对着我们手淫,这时阴茎胀硬得连青筋都凸了起来,我稍微套弄几下,他已如箭在弦,差不多要射了,我马上蹲下用口含着他阴茎一吐一吞。
  他小腹突然一收,双手用力按着我的后脑,跟着下体向前一挺,将整根阴茎捅入我的喉咙,我一边吸啜,一边揉着他的睾丸,就见他勐地一抖,几大股黏稠的精液直射入我食道,我「咕噜咕噜」的全吞下了。
  当阴茎停止跳动后,我慢慢地将它吐出来,然后在马眼上用力一吸,连尿道中还未射出的几滴精液也吸了出来,再用舌头和着沾在龟头上的少许精液一起舔进嘴里去,这傻小子立即像泄了气的皮球般软软地躺倒在浴缸中。
  这时背后忽然传来鼓掌声,我转过头去,只见教授站在门边,竖起拇指说:
  「厉害!」我嫣然一笑,用水漱了漱口,和小子一起冲洗乾净,穿上浴袍回到客厅中。
  打完这场硬仗,大伙的肚子都饿坏了,他和教授又叫了外卖披萨,我不喜欢吃披萨,只叫了肯德鸡加个蘑菰饭。等待外卖送来期间,我们一边喝着教授带来的红酒,一边聊天,教授一直讚我皮肤又白又滑,而且很敏感,是天生尤物,他说着又把大麻烟拿起吸起来,并把烟喷到我脸上叫我吸进去。
  不一会我又感到飘飘然了,但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穿着浴袍有些热,我便把领口拉开一些,浴袍松开了,他们从旁边可以看到我整个胸部,于是一个伸手进浴袍里抓我的乳房,一个就撩起下摆从下面摸我的阴户,我制止着说:「别忙,等吃完了外卖才搞好吗?」
  教授说:「有什么关系?等下外卖送来时你不如乾脆脱了浴袍去开门,让那送外卖的小弟饱下眼福。在外国有些家庭主妇经常都赤裸着身体去开门拿报纸、收外卖,平常得很,反正看得到吃不到,让他羡慕一下也好。」我打了他一下,说:「不行,这是香港,又不是外国!」没理他,起身去厕所。教授拿着我的内衣裤跟了进来,我赶他出去,他死赖着不肯走,还拿起厕纸说等我小便完后帮我擦阴户,他的语气是那么猥琐无赖,但又那么温柔体贴。
  拗他不过,我又实在尿急得紧,惟有当着他的面坐到马桶上去尿尿。尿完了他要我张开腿帮我擦屄,还特意在我的阴核上揉来揉去,弄得我浑身颤抖了好几下,不知为何,下体突然间变得这么敏感。
  我问他拿我的内衣裤进来做什么?教授说等一下披萨仔来的时候要我只穿这去开门:「让他眼睛大吃冰淇淋,引死他!你不想试下那种在陌生人面前暴露的刺激吗?」
  当我半推半就地穿好之后,教授从后抱着我去照浴室的那面全身镜,好羞人啊!这套就是上次去沙巴渡假时小子买给我的性感比坚尼泳衣,只见整个乳房露出外面一大半,乳晕、乳头清晰可见,跟没穿无多大分别;内裤根本就包不住我那片茂密丛林,裤裆两边及裤头顶端都有不少阴毛冒出来。他又哄到我耳边说:
  「如果再加多对高跟鞋就十分「完美」了!」
  回到客厅中,那小子正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看着A片,我叫了声:「傻孩子,不好意思,把你冷落了。过来,帮妈妈按摩一下乳房好不好?」他立即把我泳衣上截的绳结一一拉开,捧着一对乳房望着、摸着,我第一次觉得他懂得这么「用心」去感受。
  「啊……好舒服喔!乖孩子,你摸妈妈的奶子摸得最舒服了……」随着他的搓摸动作,我开始浪起来,整个人软摊在沙发上,又有点想做爱了。教授则拿了杯红酒坐在旁边看好戏,只偶尔伸手过来捏捏我的乳头。
  小子玩了一会乳房,便抬起我的屁股把内裤扯下到膝盖,我拉着他手腕说:
  「别,如果你把我内裤也脱了,那等下外卖来到时我怎去开门呀?如果就这样去开门,妈妈不单一双奶子全被看见,连妈妈那个多毛的屄也给他看清光了!」他可不管那么多,一手把我的内裤扯掉,伏头下来嘴巴就亲向我的阴户,正在这一刻,门铃响了,他竟然把我双腿分得开开的,握着阴茎就插入阴户去!同一时间,教授去开门迎了那个送外卖的小伙子进来。
  我整个人给吓呆了,竟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见那个小伙子刚进到玄关就怔住了,相信他怎么样也料不到眼前会出现这种场面吧!从他那个角度望过来,肯定清楚地看到我在被人操着,而且屋内还有两个男人!他还会看到我一对奶子,以及被阴茎深深插入的多毛淫屄。
  教授还故意叫那小伙子进来客厅等他取钱,虽然仅是短短的两三分钟,但我第一次当着陌生人面前给他这样插着屄,况且又是这么近的距离,立即羞耻得无地自容,急忙闭上眼睛,可是阴道中的淫水却兴奋得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直到送外卖的小伙子关上门走了,我才敢睁开眼睛,但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异样快感却充满了全身。我生平最害羞的有两件事:一,最怕被人看到我有那么多的屄毛,自觉阴毛浓密的女人一定很淫荡;二,如果我兴奋过头,嗯……会……会……会失禁的(不准嘲笑人喔),不知是不是日本A片里的所谓「潮吹」?
  想不到今天一下子令我最害羞的两样事情都同时发生了,只感到一股强烈的尿意突然涌了上来,呀!妈呀……忍不住了!就在这节骨眼,小子却落井下石,忽然加快了抽送速度,我给他操到浑身舒畅,眼看马上就要泄出来。
  没想到我还没丢身,他已经用力顶几顶,「噗噗噗」的射精了。真要命!我尿意正浓,又刚被操上瘾头,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去到高潮了,却来不及制止他,给他这样急煞车停了下来。我又懊恼又肉紧,一口咬在他肩膊上哭了起来。
  幸而教授这刻一把将他拉开,一插进来就直接狂抽勐插,还用拇指揉着我的阴核配合他的抽送。啊!好舒服,尿意回来了,我继续向高潮迈进。我抱着教授的屁股前推后拉,帮助他更深入、更用力地干我的屄,大叫着:「快!插快点!
  不要停!噢……到了……我要丢了……啊……继续插……」这刻我也是咬着教授的肩膊在哭,但那是满足的哭,是下体得到充实与慰藉的哭。在高潮的同时,我尿尿了,子宫和膀胱一起发出抽搐,淫水和大股尿液像决堤般从阴户中冲出来,将两人的生殖器淋成了落汤鸡。在我「潮吹」那一刻,教授也射精了,硬挺的阴茎迎着淫水的冲刷把精液不断灌进我的花心里。
  三人先后达到高潮后,大家都喘着粗气回味着刚才那一幕。我想也没想过自己的阴道会同时装载着两个男人的精液,更从来没想过会在陌生人面前演出活春宫,细心想想自己变得如此荒淫其实是有原因的,原来是那些大麻在作怪,如果我头脑清醒的话,打死也不敢去干,但我现在的确爱上了吸食大麻后带给我那种既迷濛又真实的享受,管他的,反正能得到舒服和满足就够了。
【完】